当代最有价值的紫砂艺术家之一高振宇

2018-01-09 1

   高振宇

  中国当代最有价值的传统紫砂艺术家之一,妻子徐徐,是紫砂大师徐秀棠之女,二人同为紫砂泰斗顾景舟的关门弟子。夫妻二人常年居住在北京郊外,一处宅院一小块田地,种着四季果蔬,一处工作室,一处柴窑,与老泥木柴为伴,远离城市的喧嚣,过着淡泊天然的生活。

高振宇

  高振宇出生于宜兴的陶艺世家,父亲高海庚是紫砂泰斗顾景舟的得意门生,其母周桂珍早年师从王寅春,后跟随顾景舟学艺,二人均为传统紫砂艺术中的佼佼者。高振宇自幼对父辈的紫砂之道耳濡目染,18岁起师从顾景舟大师学习紫砂壶传统技艺,后来去了日本武藏野美术大学深造,师从日本著名陶艺家辻清明和加藤达美。回国后进入中国艺术研究院,建立陶瓷艺术研究中心。现任中国艺术研究院陶艺研究中心研究员、鲁迅美术学院客座教授、中央美术学院人文学院客座研究员等。

  在高振宇的工作坊里,并没有华丽铺张的陈设,只闻满室沉香,一缸缸的宜兴紫砂泥在静静地沉睡,茶与书画,木柴与泥土,以某种秩序自然而又极具张力地共存着。

  窗前的工作台上,制作陶器的工具都是高振宇自己制作的。台上素雅整齐,没有一丝纤尘,因为久与人手接触,那些半旧的木槌木拍的边缘都泛出温润含蓄的光来,而当中又好像蕴着安静而汹涌的力量。

  道法自然、天人合一的中国传统造物观

  紫砂内敛含蓄,有一种“黯然之光”,是历代文人士大夫的最爱,看似貌不夺人,却耐得住细细咂摸,朴实无华直追饮茶的本质。它也是最具文人情怀和容纳中国传统哲学审美的器物,它的气韵,总是会传达出制作者独一无二的心胸灵魂,而更深层次的,是某种文化的共鸣。

制壶工具

  这种共鸣,就是中国人“天人合一”的造物观,天人合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顺应自然,而不是征服,是延伸、发挥、利用物的长处。把泥看成有生命的,体现了中国人对自然、对材料物质的尊重。和烹饪一样,好的厨师最擅长了解尊重并把原料的优点放大。制壶就是顺应自然的过程,把紫砂泥的本质和优点最大限度发挥出来。

  这从养泥醒泥就开始了。古人说泥要养。泥从地底到见天日,就开始沾染人的温度。

  泥在地底的时候,因为地壳压力是无机的,但是被挖出来以后,接触到空气,一阵风一片云一场雨,就开始产生了生命。里面无数生长的菌丝,把砂颗粒联结起来,产生了塑性,使得泥沙有了很好的延展性,和做面食的面粉发酵的道理是一样的。这是古代人在不断的实践当中认识到的,放在缸里加水泡,任凭雨水冲刷,长久的雨水冲刷会去除自然界中的矿物含有的可溶性的盐,这种可溶性盐经过高温会变成釉,宜兴紫砂是无釉的,才有了独一无二的透气性。

  泥经过养,搓成泥球晾制,再经过锤炼才可以当作用来制作紫砂壶的材料。捶打的过程和揉面一样,是一种能量转换,通过外力来增加泥的延展性。打泥是一种特殊的工艺,很像宁波人做年糕,先用锤子竖着砸,再横着捶,非常讲究。过去就有捶泥工,捶打的过程是把泥里的大气泡排出去,一层一层打,千锤百炼,层层相叠,形成很多密集的小气泡,形成独特的结构,这也是紫砂透气性的由来。这种结构竖着的力量会非常大,手工制作传统紫砂是需要拍打,需要震荡,只有这种结构才适合。真空炼泥机打出来的泥,抽光了空气,都不适合。捶打之后的泥还会放到缸里去养数月到数年,用的时候拿出来再捶,这个过程和醒面何其相似。中国人把生活、饮食的经验融会贯通,也是古人的智慧。

  手工拍打和震动,让泥颗粒重新排序,很细的砂颗粒会慢慢出来,当用竹片压形的时候,水分带着细砂浆也会渗出来,到最后的工序用牛角片去压去光它的时候,使渗出来的细泥浆定着,在表面形成一层薄薄的膜,这就是好壶的皮肤,内部结构疏松,表面细腻。这是一把好壶的有机构造,这对真正泡茶的人来说,是至关重要的。

方壶作品

  从制作上来说,紫砂讲究没有一处直是直,没有一处曲是曲。它是天然的,泥本身的张力所形成的曲线,用普通的曲线板套不出来的,是人加以诱导,利用泥自然的力度做出来的。当人的力量和自然的力量之间达到一种完美平衡的时候,所产生的形,才是紫砂的形。

  这和制作工艺大有关系,紫砂是慢轮制作,这是远古的制作方式,只有在宜兴被保留了下来并演进成一种制作紫砂壶的精粹工艺,和做瓷器的快轮驱动不同,做紫砂是一个圆形的转盘,本身没有动力,靠木拍子拍打时的力驱动那个轮盘转动,形成紫砂壶独特的圆,它不是物理的圆,而是中国人理想中的圆。不论怎么看它,都有人手的温暖,是有人情味的饱满的圆,自然中不存在这样的完美,但我们在追求完美的过程成就的一种不完美。

· 相关资讯 ·

更多 »

· 作品推荐 ·

更多

· 名家推荐 ·

更多
  • 王品荣高级工艺美术师

    王品荣 高级工艺美术师 中国陶艺美术学会会员 中国工业设计协会会员 江苏省陶瓷艺术学会理事 ...

友情链接